張笑
  徐先生是湖北大學經濟學專業老師。前天,他正在改學生的《宏觀經濟學》期末考試試卷時,其中一份試卷令他大跌眼鏡。一個“庇古效應”(經濟學概念,是宏觀經濟學中利率傳導機制的一種)的名詞解釋題,一位女生沒有給出答案,卻在空白處寫了一句“老師,祝您新年快樂,萬事如意”。徐老師拍下照片發了微博,在博文中寫了一句“我也祝你新年快樂”。微博引起學生們熱轉,大家紛紛表示“學生很可愛,老師真有愛”。但當大家紛紛疑惑這個學生會不會掛科時,徐老師十分“鐵面”地表示,自己十分感動,但卻拒絕給分,該題判“0”分,總體看下來,該生會掛科。
  徐老師告訴記者,這門課確實有一定難度,但他們又不想掛科,才出此“下策”。不過令他感到欣慰的是,學生敢送上這個另類祝福,也從另一個側面說明,學生們喜歡他,願意與他做朋友。“之所以最後還是給零分,是因為考試是嚴肅的事情,希望學生們能有真才實學,而不是靠。”徐老師說,個人情感不能凌駕於公平考試的原則之上,如果試卷上祝福老師就可以得分,那以後也會有人“走捷徑”,這是不能鼓勵的。
  摘自1月22日《武漢晚報》
  靠人情掙分,看來很新鮮,其實不新鮮了。
  1973年,正在遼寧省興城插隊的張鐵生被推薦參加大學考試。6月30日,在理化考試時,他僅做了3道小題,其餘一片空白,卻在試卷背面給“尊敬的領導”寫了一封信。在信中,張鐵生訴說了自己在集體利益與個人利益發生矛盾時的心理衝突,發泄他因不忍心放棄集體生產而躲到小屋裡去複習功課,而導致文化考試成績不理想的不滿情緒。同年7月19日,《遼寧日報》以《一份發人深省的答卷》為題,刊登了張鐵生的信。編者按說:“張鐵生的理化這門課的考試,似乎交了白卷,然而對整個大學招生的路線問題,卻交了一份頗有見解、發人深省的答卷。”隨後,全國各地報刊紛紛轉載,張鐵生一夜之間成了交“白卷”的反潮流英雄。1975年8月張鐵生升任鐵嶺農學院領導小組副組長、黨委副書記。當然張鐵生當時靠的並不是什麼人情。
  時間過去了那麼久,現在的年輕人恐怕知道這事的不多了。現在談情商是件時髦的事情,微信這樣的文字不少。總結這樣的文字不外乎,學習好不一定前途好,智商高不如情商高。至於例子嘛,很多大老闆不都以前學習不怎麼樣嘛!於是,這樣教你成功的勵志書鋪天蓋地而來。
  社會的發展,生產力的提高,歸根到底要靠科技的創新。沒有愛迪生,我們還要在黑暗中多摸索多少年?這沒法推測。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和愛迪生同時代的那些情商財商俱高的億萬富翁,我們已經叫不上名字來了。
  祝老師新年快樂,老師很高興;給學生零分,老師很理性。一次零分起碼能讓學生記住:學習這事靠情商和人情不管用。(本期坐堂:張笑)  (原標題:人情掙分)
創作者介紹

pizza

en15enfah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