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荏苒還沒有看清事情的嚴重性
  “誰說沒有?範賤,你別總說喪氣話。”梅荏苒對範記安表達了強烈的不滿,“你真煩人,什麼事情在你眼裡,都是悲觀的論調和灰色的色彩,你就不能樂觀向上一次?”
  “不能。”範記安放下手中的鼠標,揉了揉因過度使用鼠標而導致疼痛的鼠標手,“也許何哥還有選擇權,我們這些小兵,肯定沒有。三位老大離開立化的話,到底是自主創業還是接受風投的招安,還不一定。自主創業,帶著我們就是帶著包袱;接受風投的招安,那麼用誰不用誰,風投說了算。所以說,不管是哪一種結果,小兵永遠是最先被拋棄的失敗者。”
  “別那麼悲觀,也許,這件事情還真是我們所有人的機遇。”何方遠嘴角微微上翹,露出了他標誌性的壞笑,“三位老大在互聯網版權界是開山人物,又有十年的從業經驗,會打沒有把握之仗?等著吧,馬上就有結果了,你們都做好心理準備。”“何哥,如果老大讓你跟著走,你走不走?”梅荏苒的辦公桌位於何方遠的前方,她嫌扭頭說話不方便,索性拉過轉椅坐到了何方遠的對面,“再如果馬大勉為了留你,給你薪水翻倍,再外加升職,你留不留?”
  何方遠沒有說話,心裡一時猶豫不定,目光無意中落在了梅荏苒修長潔白的脖頸上,心中驀然閃過任何一個男人都會瞬間點亮的念頭——— 這女孩,真有味道。
  確實,梅荏苒皮膚白皙,長得漂亮如荷,既有江南女子的婉約溫潤,又有北方女子的直爽可愛,最主要的是,她身上還沒有下江女孩特有的市儈和虛榮,這讓何方遠固執地認為她就是下江女孩中最完美的一個。
  梅荏苒是下江人。
  下江是點綴在東海之畔的最耀眼的一顆明珠,也是國內和北京齊名的最有影響力的直轄市。在來下江之前,何方遠就聽到過種種關於下江女孩虛榮、眼高過頂的傳說,不過到了下江之後,認識了梅荏苒,梅荏苒的聰穎和大方改變了他固有的印象。
  話又說回來,或許梅荏苒只是一個特例。
  梅荏苒的問題,讓對互聯網各個大佬的發家史甚至是逸事都瞭如指掌的何方遠,陷入了沉思之中。很多時候,他可以為別人演說成功的故事,再從故事中總結出來成功的要素,但理論畢竟不是實戰,在實戰面前,理論的高度並不代表實戰的高度。
  還有一點讓何方遠一時無法做出是走是留的決定的是,或許梅荏苒還沒有看清事情的嚴重性,他卻清楚得很,這一次的辭職事件,影響到的恐怕不僅僅是興眾的發展和喬國界幾億美元的融資雞飛蛋打,而且還有可能會改變國內互聯網三大巨頭今後的長遠戰略佈局!
  “走,肯定走。”何方遠雖然心中並沒有真正做出是走是留的決定,但還是說出了要跟隨老大們出走的豪言壯語,“士為知己者死,在最關鍵的時刻,我肯定堅定地和老大們同舟共濟。”
  “我也一樣。”徐子棋握了握拳頭,做出了一個勇往直前的姿態,“誓死追隨老大,看成敗人生豪邁,大不了從頭再來。”
  “哧……”範記安譏笑一聲,“別,老大們都不在,表決心也要等人在的時候再表,現在表,純屬浪費感情。”  (原標題:交 手)
創作者介紹

pizza

en15enfah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