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政府官微“噴”的不僅是普通公眾,江蘇興化市旅游局官方微博就曾發出“揚州無賴,揚州全是人造景點……”等匪夷所思之語。
  政府“官微”的那些低級失誤
  文/本刊記者 李天銳
  52歲的大老爺們、湖南嶽陽環保志願者彭祥林沒想到,自己關於環保問題的一次溫和投訴,竟被冠以“綠茶婊”的惡名。
  6月4日,湖南嶽陽市政府網站官方微博貼出“致歉信”,稱官微管理員何雲峰迴復彭祥林投訴時言語粗俗,造成嚴重不良影響,何雲峰及兩名官員被問責。
  隨著政務微博越來越普及,政府部門官方微博的低級失誤也屢被曝光。如何應對官微“成長的煩惱”,就成了擺在政府面前的一大問題。
  “官微”逞官威,官民都被“噴”
  此次岳陽市政府官網微博罵人,起因很簡單。
  彭祥林等志願者在東洞庭湖保護區發現一處垃圾場離河面不到100米,就把情況寫入個人微博,並“@”了岳陽市政府網站官方微博。沒想到等來的官方回應卻是:“燒不得,埋不得,堆到原博和你這個環保綠茶婊家去吧!”
  北京師範大學政府管理學院教授沈友軍告訴廉政瞭望記者,政府官微的低級失誤,主要分為“態度惡劣爆粗罵人”、“能力不足表述不當”兩種類型。廉政瞭望記者統計近年來20起類似案例發現,第一種情況在低級失誤中雖不占大多數,但影響最大。被罵對象,則多為記者及反映問題的網友。
  “最討厭你們這些記者。聽說哪裡報道有錢啦,狗一樣的跑過去……就會挑黃黑腐這種容易紅的新聞,沽名釣譽。”這是2013年10月25日,福州市旅游局官微評論網友“雪梨柚”的帖子時所稱。此後,涉事人員被停止發博資格,年終考核不得評為合格及以上。
  同樣是針對記者,有的官微則使起了“冷暴力”。去年最後一天,安徽合肥某媒體記者方佳偉在微博上曝光了該省東至縣環保局涉嫌公車私用。當晚起,東至縣環保局官方微博“@東至環保”就出現了一條奇怪的微博,內容只有三個字:“方佳偉”,並持續保留10天。如此“點名示眾”,讓人哭笑不得。
  微博隨時有網友監督,用私信“發威”似乎安全得多。去年12月15日,網友“貓貓懶懶”在多個論壇發帖稱,因為不明白交通違章的處理依據,遂向廣西玉林市博白縣交警官方微博咨詢。官方的私信回覆,開始很客氣:“請網友查看相關法規。”但最後一句話能把人氣得半死:“你個白痴。”
  被“噴”的不僅是普通公眾。“揚州無賴,揚州全是人造景點,揚州偷了興化博物館幾十幅畫……”單看這,您能相信這是政府官微發的內容嗎?原來2012年時,江蘇興化市旅游局官方微博管理員因“鄭板橋是興化人還是揚州人”等與網友發生爭執,口不擇言發出了上面那番話。結果是,發佈者被問責,並被派往揚州“負荊請罪”。
  官微低級失誤除了罵人,還有因表述不當引起誤會的例子。去年11月6日,陝西榆林“@榆林公安”官博上發出一條“屍源尋找”的公告,詳細描述了該死者的大致年齡、衣著特征後,介紹其“陝北口音,自稱榆林吳堡人……” “屍體說話”,引來網友圍觀與吐槽。
  “轉發”也可能為政府官微引來公信力質疑。山西汾陽縣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汾陽”就曾轉發過“1941年1月,八路軍2587人僅靠手榴彈和步槍,全殲日軍19萬餘人”的不實信息,稱這是“軍史上的奇跡”,引人側目。
  熟手比生手更容易出問題?
  廉政瞭望記者盤點20起政府官微低級失誤案例發現,這些個案涉及的部門、層級比較廣泛,熟手比生手似乎更容易出問題。
  以失誤官微所屬的部門分佈為例,公安局、旅游局、新聞辦等被曝光相對較多。有學者分析,這或許與這些部門開設微博較為系統,發佈信息及與群眾互動多,關註度高有一定關係。而所屬單位的級別,則以地市級、縣級部門為主。
  耐人尋味的是,在一些諳熟微博等新興媒體、熱心互動的官方大V主管下,官微也有“擦槍走火”的時候。
  從伍皓個人微博“變身”而來的紅河州委宣傳部官微“@微觀紅河”,曾發出滑稽微博:“本公主正要起駕回宮,突然來了幾個鄉下的農民。本公主哪有處理上訪的經驗啊,趕緊溜回辦公室。”此前,部分網友正對該州某官員被疑“誘姦”女網友事件調查結果提出質疑,此博一齣更是火上澆油。最後,伍皓不得不道歉收場。
  事實上,對政府官微出現各類低級失誤,道歉只是最低層級。根據失誤嚴重程度,20起案例中,對責任人的處罰還包括通報批評、年度內禁止評優提拔、行政效能告誡、直至免職、降級等,而湖南嶽陽官方對“志願者被罵綠茶婊”事件處理中,還對負有領導責任的市電子政務辦正副主任誡勉談話。
  對低級錯誤處理的尺度,內部人士分析,是否“爆粗”是分界線。發博不當,通常只需道歉;一旦爆粗,當事人還會被重罰。“不僅僅是工作疏忽了,關係到對待群眾態度的問題了。”沈友軍說。
  道歉了、處罰了,還不算完。今年初,將記者名字“曬”了10天的安徽東至縣環保局就表示,該局除了在官微上向方佳偉真誠道歉外,還將其曝光的“公車私用”進行了調查,責任人已受到處罰。
  不過,一個容易引起爭議的細節是,官方在致歉書中常對失誤原因加以辯解。常見的有“誤將官方賬號當個人賬號”、“發佈者系代班人員”等,甚至說“別人通過軟件盜用了我們的賬號”,但公眾對真相仍不乏疑問。
  如今,全國已認證的政務微博已達24萬個,“成長的煩惱”也開始涌現。沈友軍告訴廉政瞭望記者,“要認識到官微管理員是個影響面廣泛的崗位,一方面改進文風,嚴明獎懲;另一方面建立起突發事件的應急機制,防止官微顯官威,最後變‘官危’”。
  “根本上講,只有進一步發展民主,才能減少官微態度惡劣等事件發生。”沈友軍說。
  還有專家告訴記者,官微罵人、表述失誤等,還反映了政府部門轉變職能、建設服務性政府還沒有到位。而改變這一點,正好是群眾路線教育活動“轉作風”的應有之義。
創作者介紹

pizza

en15enfah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