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年的友誼快毀了
  張老師:
  你好,我今年20歲,在南京一所大學讀大一,9月就讀大二。我有兩個好兄弟,是從初一一直到高三的同學,我們深厚的友誼在每個人心中都有很重的分量。去年高考後,他們一個上了重慶本地的大學,一個到加拿大留學,我們一直都很好,寒假那麼短我們三個起碼也見了10次面。
  這個暑假回來一切都變了,在加拿大留學的那個家伙,帶了個成都女生回來,這個女生是個不折不扣的跟屁蟲,我們三兄弟除了上衛生間外其他做什麼她都要跟著。留在重慶讀大學的這位仁兄受了剌激神速地找了個女伴。三男兩女出去玩了幾次,我感覺和他們相處困難,心情非常糟糕,我直接跟他們說,要麼三個純爺們一起玩,要麼各自去過二人世界。這兩個家伙居然說我古怪孤僻不好相處,還問我是不是嫉妒他們有女伴。我氣蒙了,一聲不吭直接滾蛋。好幾天過去了,他們居然也不聯絡我,當然有可能他們二男二女自己玩得很嗨。
  這幾天我在認真思考一個問題,什麼是真正的朋友?什麼是可以陪伴一生的高質量的友誼?我爸性格外向,狐群狗黨一大堆,但我觀察他並沒有一個真正的朋友,他心情不好時總是半夜趁我媽睡了一個人躲在廚房喝酒抽煙。我媽有一個從小就認識的老閨蜜,兩人看起來像姐妹花一樣親密,我生下來她就是我乾媽,她的女兒同樣是我媽的乾女兒,但我媽背著她沒少說壞話,而且我媽堅定相信她的閨蜜對她使了不少壞心眼。這麼多年她們兩人一直在暗暗較勁,什麼都要比較,比包包比衣服、比房比車,比老公比孩子。我覺得她們太假了。
  我以為和這兩個兄弟是一輩子的好朋友,結果兩人都重色輕友,7年的友誼快毀了,唉,真沒意思。
  王傑龍
  8日下午,我和王傑龍在臨江門的一家咖啡廳見面。這位20歲即將讀大二的青春帥哥一坐下就問:你覺得咖啡廳什麼最重要?我愣了一下自以為是地說當然是咖啡和環境,咖啡要純正香濃,環境要優雅安靜。他搖搖頭說錯,是坐你身邊的人。我老老實實看了看他身邊,空無一人,有些無聊地解釋說,這麼熱的天,又是上班時間,人少是正常的。他撲哧一下笑著說,你和我媽一樣老,但你比她簡單和老實。
  到底是誰在自以為是
  被一個比自己小一半的年輕人評價為老很正常,而此語境下的“簡單和老實”就有點怪怪的滋味。幸好王傑龍馬上轉換了話題,問我如何理解好朋友一詞?有無真正意義的好朋友?我說我理解的好朋友就是沒有血緣的親人,心靈上彼此滋養,精神上共同成長。是我們送給自己的大禮。我很慶幸擁有這樣的好朋友。王同學瞪大眼睛說,回答錯誤,關於好朋友的正確答案首先應該是世界觀一致和情趣相投。
  這下輪到我瞪大眼睛了,既然是個人理解,哪有什麼正確與錯誤?我更好奇的是他為何如此在乎正確與錯誤。王傑龍反應超快,猜到了我要說什麼,搶在我發聲前複述了熱得發燙的韓寒電影臺詞“小孩子才分是非,成年人只看利弊”,他一說完自己就忍不住先笑了。
  王傑龍堅持認為20歲戀愛是早戀,認為他的兩個進入戀愛狀態的兄弟犯了情感錯誤。我說,你可以剋制荷爾蒙要求自己事業有成之後再戀愛,但無權要求他們和你一樣,你們是好朋友好兄弟,但這並不意味你可以自以為是地按自己的意志去掌控操縱他們。
  “你認為是我自以為是?恰恰相反,是他們自以為是,他們以為我對他們戀愛了有女伴了羡慕嫉妒恨。我完全不覺得這種事有一點點值得羡慕。”王傑龍說著說著就有些憤憤然。我點點頭說,也許他們是把你的不適應不舒服理解成了羡慕嫉妒,而你認為自己的不適應不舒服僅僅是珍惜你們7年兄弟情,你擔心你們的兄弟情會因為他們的戀愛而變淡變質甚至毀滅,你更擔心有了愛情的他們不再需要你。
  真正的友誼應該順其自然
  王傑龍對兄弟情的執著,讓我有些感動同時也有些隱隱的擔憂。我說就算你們是一輩子的好朋友好兄弟,你們各自的人生也需要各自去獨立面對,比如戀愛、結婚、生子、工作,甚至生老病死,沒有任何人可以替代另一個人。見王傑龍表情越來越凝重,我換了一個角度說,不過你也不用太擔心,要相信你們仍然是好朋友好兄弟。
  接下來我和王傑龍分享了自己對友誼的一些淺見,人即便擁有知心好友,仍然需要獨處,不要因為父親一個人喝酒抽煙就質疑他沒有真正的朋友。也不要輕易否定母親和她老閨蜜的友誼,兩個女人親如姐妹幾十年,就算有些小女人的小心眼也絕不會妨礙她們真正遇到困難時彼此的肝膽相照同舟共濟。
  友誼有很多種,我個人最看重的友誼,其基礎是彼此由衷的欣賞和尊敬,這樣的朋友會有基本的底線認同,即認同信任彼此的人品、人格,其他則不必刻意,一切順其自然。  (原標題:兩位7年好友都談戀愛了 大一男生很失落…… )
創作者介紹

pizza

en15enfah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